当前位置: 成都全搜索-汽车频道 > 独家报道> 情感是盐

情感是盐

颜光明 向Ta提问

来源:网通社 原创 2018-02-09 10:08

当然,多愁善感并非健康,但生活又不能没有灵性的敏感,否则就不会有林黛玉,也就不会有李清照,更不会有李煜的存在。人并非草木,七情六欲,生离死别,跌宕起伏,这才真实,而情感就是生活调味的盐。

撰文/颜光明(网通社汽车研究院院长)

“慢慢走啊,欣赏。”

这是朱光潜说的。在他看来,情感的生活胜于理智的生活。这是说,没有情感的生活是苍白的,等于没有了美感。我以为,发现美,欣赏美,珍惜美,理解美,这与有否审美和情感紧密相关。

我常在想,情感这东西是什么?小时候曾被一部根据柔石小说《为奴隶的母亲》改编的沪剧所打动,说不出是什么原因,但记住了“典妻”。年轻时看了孙道临主演的《早春二月》似乎明白了什么,知道了何谓同情和善良。再后来读了余光中的《乡愁》算是理解了,那才是情感的原乡。

这些,为我提供了对情感不同视角的解读。

有一年,一位导演朋友让我看一部片子。讲的是一位母亲背着一大包中药去美国看望在那坐月子的女儿。在过海关时,被拦下误以为是“违禁品”。遭之非理。语言不通,沟通受堵。她是个普通母亲,远隔重洋,望女心切,面对警察的冷酷,无助绝望,声嘶力竭,撕心裂肺,场面动容,不忍细说。

这故事让我感动了许久。抓住了人性最柔软处的泪泉。对于这一点,我并不认为情感属于文化人的专利,高学历的游戏平台,而应该是人人享有的平等权力,没有贫贱和俗雅之分,倒是与审美的价值取向有关。《断舍离》的作者山下英子说过,“断舍离”是一种动禅。这是对情感的又一种解释。她认为,“断舍离”的主角并不是物,而是自己。正如朱光潜所说,世间事物最复杂因而最难懂的莫过于人,懂得人就会懂得自己。

那么,自己又是什么?

通过收拾物品来了解自己,整理自己内心的混沌,让人生更舒适的行为技术。于是,让我想到了母亲。她就是这样一个人。年轻时就喜欢整理物品。通过整理,每回都有新鲜感。比如,把不大的房间里的板凳桌椅,床铺和衣柜经常换个角度摆放或换个朝向示人,就会产生“惊喜”,不至于被视觉厌倦,她不会说这是审美疲劳,就是想给不大的家里带来生气。再比如,隔三岔五把衣柜里的衣物和厨具里的锅碗瓢盆整理一番,重新放置,每每有焕然一新的感觉,她不会说,有秩序之类的新词,而是说,这样用起来方便。久而久之,就养成了整理东西的习惯。前提是为了干净,便利,看了舒服。

现在回想起来,这就是审美的情趣,生活的美感。每当有人夸上一句“你这家收拾得真好”时,母亲就会说,“家嘛,勤快收拾才像家。”潜台词是穷家靠收拾。母亲以此为由,将稀疏庸常的日子过得其乐融融。她常说,力气去了,睡一觉又回来了。在她看来,幸福取决于自己的满足和做事的力气,贫穷并不可怕,相反富贵反而令人担心成为有德之士的障碍。

勤快人的家,总是以干净和温馨留住情感。后来慢慢理解了,情感的表达需要载体,未必用语言。比如,母亲年纪大了,除了还保持整理杂物的习惯外,还在自家走道的窗台上养了一些花花草草,甚至把用剩下来的葱头舍不得扔掉,拿个盆子栽在泥里,既能看绿又能救急。母亲说,这些花草不值钱,好养也不操心。每当长满一盆时就要移盆,分栽出去,由一盆变成了两盆,再变成了三盆四盆……

母亲不懂花,但喜欢,每天烧香礼佛之外,就给花浇水,成了一种习惯。有时我望着她对于花草的情感与对待佛像的虔诚是一致的。以此排遣自己的孤独,并用勤快抵御了寂寞,找到了自己的淡定。她不会说,孤独是生命的礼物,但她明白,孤独和所畏惧的都将被时光锻造成钢。直到有一天,在帮我整理散乱的书堆时,导致老伤复发,腰椎压迫神经下不了床,经治疗落下了行动不便的病根,这才开始服老。

然而,母亲并不因此忘记嘱咐替她烧香浇水。有一天,她把我叫到她的房间,让我看她折叠的莲花,端在手里,紫气东来,竟有了“佛光”(阳光的关系)。我说这是神奇,母亲说,心诚则灵。是啊,母亲每天晨祷,焚香,敬水,为全家人祈祷祝福,几十年不间断,终于修成正果,看见了“佛光”。母亲不迷信,她说,平安既福。其实就是一种仪式,情感的表达。朴素的外表蕴含着温馨,淡淡的,不用解释,那是人间的挚爱,尽管有时也唠叨不休,那是慈祥。
凡来我家的朋友都说,你也养水仙?我说,不是,那是洋葱。洋葱也能像水仙?这就奇怪了。

把洋葱当水仙养,这是母亲的杰作。临近年关,又到养水仙的季节。母亲看到放在厨房里的洋葱长出了绿芽,灵机一动,嘱咐我拿个盆子放在水里养起来。我不解,她说,会像水仙。我从书橱里取出存放多年的雨花石放在盆里支撑起洋葱的底部,再放满清水,效果出来了,有了新的气象和寓意。我暗自佩服母亲的审美,大有道法自然的雅兴。
没过多久,洋葱的绿叶由弯伸直了,继而亭亭玉立,冰清玉洁,活脱脱地就像水仙的叶瓣。初看乱真,细看有趣。后来换了一个白瓷碗,清水、石子、洋葱,构成了我心中的一幅画——清贫自由。我喜欢这种简单的美,或者说是无功利的自我欣赏,没有负担,就像母亲养的那些花草,不名贵,也无需成本,就是花一点时间而已。其实,这就是谈泊,如清水、石子、青叶……

我常在问,生活如果没有了情感,真的是苍白?对有些人也许是,就像空气和阳光,须臾不离,缠绕于心,挥之不去,那是心底的老井。故有人说,有时在镜中看不清的自己,在别人的脸上却看见了。当然,多愁善感并非健康,但生活又不能没有灵性的敏感,否则就不会有林黛玉,也就不会有李清照,更不会有李煜的存在。人并非草木,七情六欲,生离死别,跌宕起伏,这才真实,而情感就是生活调味的盐。

这盐的调制就大有学问,咸淡多寡,就看各人的口味,外人不知,只会欣赏。于是就有了粗鄙与风雅,也就有了世俗与高洁。当然,也有平凡与伟大。有人说,今日踽踽独行,他日化蝶飞去。也有人说,生命只是如此前行,不必说给别人听。不过,还是杨绛说得通透。她说,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,到最后才发现,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。这是一位智者。她说过,世界是自己的,与他人毫无关系。

我想,只有心灵富饶,情感细腻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箴言。杨绛的晚年无愧于将孤独化为心灵大海的大师,一位撑起情感风帆的远航者。她的生活和灵性文字浸透了情感,读来走心,不再寂寞……
 

2018年2月5日于江浦公寓

文章标签: 情感 朱光潜 审美 责任编辑:高浩
0条评论

推荐阅读:

艰难的抗拒

艰难的抗拒

老者吃力地提着马夹袋里的纸盒再回到原来拆盒子的地方,重复刚才的劳作。他的认真和仔细,就像在工作,没有谋生的悲凉和可怜。他把垃圾收拾得干干净净,将废弃的纸盒堆放的整整齐齐,既不影响市容,也不妨碍行人,很有尊严感。

颜光明 2018年01月26日
把洋葱当水仙

把洋葱当水仙

临近年关,又到养水仙的季节。母亲看到放在厨房里的洋葱长出了绿芽,灵机一动,嘱咐我拿个盆子放在水里养起来。我不解,她说,会像水仙。我从书橱里取出存放多年的雨花石放在盆里支撑起洋葱的底部,再放满清水,效果出来了,有了新的气象和寓意。

颜光明 2018年02月06日
思想为何没有味?

思想为何没有味?

必须承认,他们都是成功者。但严格的说,不是在文化上,而是在经商上。你看,请他们来演讲,还不忘推销自己,还带来自己的产品,这就是说,他们的思想盛宴缺少的不是文化的纯度,而是盐的味道,吊不出思想的鲜味来。

颜光明 2018年02月01日
上海是什么?

上海是什么?

撰文/颜光明 上海没有“根”,也不可能有“根”。 这是一位上海出租司机说的。理由是,现在真正的上海人都住到中环边上或外环以外,城市中心都是外来人。以前的老上海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了。 这是我听到最有感受的话。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,上海的城市动迁就启动了。先是内环,后市中环,再是外环。这种循序渐进的方法,与城市改造的节奏是同步的。上海私家车政策也是这样。总量控制,适度放开。走在全国最前面,但又是最谨慎。至今不变。

颜光明 2018年01月30日

预约试驾

返回顶部

微信、QQ、支付宝扫一扫手机阅读更方便。